美丽心情网 - 威尼斯人官网,威尼斯人娱乐,威尼斯人赌场,威尼斯人官网,健康生活
美丽心情网 - 威尼斯人官网,威尼斯人娱乐,威尼斯人赌场,威尼斯人官网,健康生活
快捷搜索:  幸福  爱情  生命  没有  可以    as  test
美丽心情网 - 威尼斯人官网,威尼斯人娱乐,威尼斯人赌场,威尼斯人官网,健康生活
美丽心情网 - 威尼斯人官网,威尼斯人娱乐,威尼斯人赌场,威尼斯人官网,健康生活

生命的力,各奋精彩

对于田埂上的花花草草,尤为有一份入心的亲切。

尽管,今天的我已叫不出它们中间很多种具体的名字,但那份入眼即喜的亲近,一直都在。

年幼时,见大人们(家家妇女带着家里的孩子)都挎着竹筐找猪草,我哭着闹着也要去(专门给我一小筐)。

于是,在方圆几里高高低低的田埂上,我们跟着大人们学着辨识。

哪些草是猪可以吃的,哪些则不宜用(或苦、或辣、或涩),哪些草和虫有毒要远离,哪些草是药,可以采摘了回家用......

当然,对年幼的我们来说,更关心也更兴奋的是,哪些花草的根茎或果子是可以直接入口吃的。

比如那通红的“泡儿”,摘一个放嘴里甜死了(大人老戏弄我们,说那是蛇屁股在上面蹭过的,所以那么红)——多年后才知道,它学名就叫“蛇莓”。

还有那浓密的茎叶下覆盖着的野地瓜(大的如拇指),我们时常费劲巴拉的好不容易找到俩红的,但一口咬来却难以下咽,因为根本就没熟。

有一种叫“酸溜溜”的草(像极了三叶草,但茎叶都纤小),我们时常把茎叶扯了来放嘴里反复的嚼,除了满口的酸,便只剩下儿时无端的乐趣——百试不爽。

那时候些许感冒,特别是积火不减,母亲便命我们找来水灯草、车前草、马鞭草和麦冬草,连着根须洗净了,再加以水竹的叶子一起煮。

炉子上满满一铁锅,还未沸腾便满屋子的药味,一人一碗当茶水喝,简单又便利——现在想来,已是很多年前的事了。

记得幼年强学割草,镰刀不听使唤,草没割了,刀却直接上了手,鲜血直流。

母亲顺手在田埂上扯了一撮铁线草,在嘴里嚼烂了给我敷在伤口处,说一会就可以止血。

到今天我也倍觉惊诧,从小对伤口(尤其见血)特别惊惧到无以复加的我,那一刻是如何做到“见好就收”的?

多年后,忽见有人极尽文辞的赞美着“彼岸花”的种种神奇与传说,当我看见图片的那一刻,忍不住笑了:这不就是田埂上长的“老鸦蒜”吗!

小时候,因为爱其花朵的别致与艳丽,母亲曾警告我,只许远看,不许摘取,因为近距离嗅了它的味道会中毒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