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心情网 - 威尼斯人官网,威尼斯人娱乐,威尼斯人赌场,威尼斯人官网,健康生活
美丽心情网 - 威尼斯人官网,威尼斯人娱乐,威尼斯人赌场,威尼斯人官网,健康生活
快捷搜索:  幸福  爱情  生命  没有  可以  as  xxx  test
美丽心情网 - 威尼斯人官网,威尼斯人娱乐,威尼斯人赌场,威尼斯人官网,健康生活
美丽心情网 - 威尼斯人官网,威尼斯人娱乐,威尼斯人赌场,威尼斯人官网,健康生活

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印记

退休不久,高楼在眼前鳞次栉比地矗立起来,一点点向我居住的那栋楼逼近。新大楼太高大,它们相互簇拥着,使得阳光只得在正午时分抓紧时机倾泻到阳台。其它时候,整个屋子就在新大楼的阴影笼罩之下。无遮无拦、一望无际的视野不见了,夜晚也只剩下了头顶之上那一点点星空,”心情”很郁闷。另一个重要的不爽,是建设对城市文化的搅扰。喧嚣、尘土飞扬、城建规划上些许失当,引发脏乱差,啃噬原本画册一样美好的城市文化元素,霰弹一样散发乱击,击落一些美好思考、享受。
无可奈何,受不了住地四周大兴土木的架势,只好卖了原本十四楼一室一厅一卫的惬意小屋,选择去了乡下一座古老小镇居住。
小镇坐落上海西南边垂,是上海为数不多尚未开发的一片乡野。那块土地上,至今还遗存一些纯朴民风,明显感受得到老百姓之间思维方式、人际交往方式与城里人不同。最重要的,乡下的慢”生活”节奏,让人舒心。我享受,一天的时间,在悠悠的田野风光中,缓缓地度过。
在小镇,还见到几户上海市区中心搬来居住的街坊邻居,他们都很悠然自得,说小镇的环境,是钱买不来的。初到乡下小镇,出入小菜场、邮电所、商店,甚至驱车到乡间游玩,都会碰到一些用异样眼光打量我的小镇居民或村民。日子稍长,小镇上的人知道我是从市区搬来居住,异口同声称呼我“上海人”。当时很不习惯,怎么我是上海人,难道小镇居民、村民不是上海人?
据我所知,我所居住小镇的老百姓,都是祖祖辈辈生息在这块土地上的。要说,他们倒是真正上海人。而我,从”父母”一辈起,不是因为干地下党这事儿,根本无缘来到上海,也就不会有我现在居住到上海乡下的”故事”。
为什么村镇人不把自己看作上海人,倒把我当作上海人?按他们自己说法,美丽心情,他们世代在乡下为农,是“乡下人”;而我从市区来,就是“城里人”。在他们眼里,城里人才代表上海,乡下人,应是被城市边缘化的一类人,弗是真正上海人。我才明白,原来上海村镇老百姓还有这样一种地域自卑感,自己世代生活上海地界,却不敢妄称上海人。
我到乡下居住,理念上与别家还有不同地方。走街串巷,行走于乡俗民风之间,是我一大癖好。但是我又不爱管闲事儿,只是了解,只是听说。渗透徜徉乡风熏染之中,享受一种人文感觉。
我在小镇几年下来,周边村庄哪儿哪家种的菜使用有机肥,哪儿哪家栽的稻子最纯最好,化肥、农药、激素用得少,哪儿哪家的鸡鸭鹅养的好,基本不用混合饲料,尽是喂养碎菜叶子、水中浮萍,甚至自家生产的五谷杂粮。弄清这些,我就会骑上自行车拖上两只车载驼包,下乡上门去采购。既锻炼身体,又买到最原生态的菜蔬粮食材料。乡下那几年,自认为身体机能基本是靠绿色环保有机物提供的营养,没有被多少现代有毒有害无机物侵袭而种下什么病根。
九年前,我从夏季就到乡下转悠,瞄好一家农户。他家自种的水稻长势最好,栽培过程没有用过多少化肥,基本是自家的有机肥;也没有用多少农药,不用激素。就与这家讲好,稻子收起,我买他家的稻米。元旦后,我估摸那家的稻谷已进仓,就去他家买稻米。不想,他已给我预备好一麻袋稻谷,说是晒干的好稻谷。记得我那时还没有手机,只有一只拷机,发发信息什么的,而他连拷机都没有。我们没有联络方式,就凭年前夏季路过他家讲好的事儿,稻谷上来我要来买。一语为诺,倒成了一言九鼎。我来买稻谷了,他也早就给我预备好了。既是之间的诚信,也是心有灵犀。之后,因为一麻袋稻谷太多,我没法拿走。他说两小时后,给我送到家。两小时后,他果真使一辆三轮电瓶车,把已经轧好的,还有余温的三蛇皮袋新大米,给我扛上了四楼。见面就一声“上海人,米给你送来了。”他还说,我给他的是买米的钱,就应该把稻谷轧成新米给送来。不然,还能让我扛回稻谷?
这件事,当时我来不及想更多,也没有更多的可说。面对他的纯朴诚信,我只有一叠声地表示感谢。
那年我买这家农户的新大米,人民币只一元八角一斤,比市场上这样新大米的价格,每斤少了二毛。
还有一次,我驱车在乡间游逛,见河浜里一外地青年站小船上,用极老式的夹网捕鱼,一夹,一提,洗清河泥,看网里有没有鱼儿。我很好奇,就问小青年,为什么不用电来打鱼。小青年说,一是国家不允许用电打鱼,要保护鱼子鱼孙不被电死;二是电打鱼没有老办法捉来的鱼好吃,老办法捉的鱼,野味儿更足更鲜。我说看你捉鱼是享受,一会儿现买你的鱼咋样?小青年一口答应。那天晚餐,我就现煮了那些乡下特产,一盘新鲜塘鲢鱼,二斤三两,人民币二十三元。现在想起那盘鱼的鲜味,以后还真没有再吃到过。
上海这地儿,一百多年前,称为“冒险家乐园”“有钱人天堂”。那时普通人、穷人、老百姓被统治阶级和有钱有势人称为“阿乡”“土包子”。随着上海解放,共产党来了,初心始见。新中国建设日新月异,时代风尚一年比一年好,那种“乡下人”卑微、“城里人”高贵概念正在日趋淡化。当今社会,已经基本听不到关于“乡下人”一说,“城里人”也只是指那些居住在市区的人们。两者之间的重新认知,已经被新生活理念豁达开来,成为一种生存选择。仅此,社会进步显而易见。
我在乡下小镇频遭那么多乡间礼遇,时闻我为“上海人”。闻之非喜,却有一点原生态的疑惑。这个古老小镇,古风飘忽,体悟得到某种快慰,也感受得到这种悠缓的民俗遗风,确实与上海飞速发展的改开之风形成对照。但是无论怎么讲,怎么看,村镇文化习俗兴起,新一种三观认知成为现实,无以复加,无可厚非,给人们审美世界带来直感冲击,使愉悦与长思。现代文明与纯朴古风交融,正是现代社会和谐的主旋律,是一种时代进步象征,是生活,生活,前进,前进,城市让生活更美好的印记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